最后的老手艺——铜匠

发布日期:2014-11-26  浏览次数:360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    今天逢场,安静了五天的三阳镇又热闹起来。初冬的艳阳,把小镇照耀得分外喜庆。出货、采买、约会、找人、看热闹,目的不同,干的事一样——挤!


     袁立斋老人也来赶集,他的摊子摆在小街的尽头,这里冷清很多,等了很久,不说顾客,就是好奇的顽童也不打扰他。斜靠在椅子上,老人似睡非睡。我走近的时候,他迟钝地睁开眼,不惊不喜。


     老人今年已经八十四岁,是三阳镇有名的铜匠,十四岁开始跟师傅学铜匠手艺,做铜器活七十年了。


     老人属于铜器时代。早先,人们居家过日子,生活日用品大多是铜器。铜盆、铜勺、铜铲是百姓家必备之物,大门的吊环是铜的,门锁钥匙也是铜的,箱子橱柜门的拉手、提环还是铜的。殷实的大户人家,还要在柜门钉上团形的铜皮,在四角包上角铜,装饰铜器上刻画了吉祥的图案,锤炼出繁华的浮雕。袁师傅年轻时,挑了一担子铜器铜皿,摇着铜铃、敲着铜锣、和着铮铮琮琮悦耳的金属声,翻山越岭地吃百家饭,走街串巷地干手艺活,风光体面。


     铜器时代慢慢退隐,搪瓷、不锈钢渐领风骚,随后便是乱花迷眼的盛况。而此时,袁大爷已经老了,只有逢镇上赶集,才出门摆摊。说是赶集,实际上已无集可赶。而今人们很少用铜器,年纪大一点的铜锁也是稀罕物,要享受藏品的待遇。见证了大半个世纪铜锁的变故,老人看得很开,心态平和。他坦然地如是说:“铜锁简单,不保险。现在,市场上什么样的锁没有?弹子锁、密码锁、指纹锁、电脑锁甚至感应锁等等,既安全又美观。锁,谁不愿意用好的?”老人之所以还出门摆摊,一来,年纪大了,与其孤单地闲坐在家里,还不如守在摊子旁,看看老街坊,聊聊往日事,心里不会闷得慌。二来,干了一辈子的铜匠,守摊待客就是生活,变不了了。


     我和朋友的拍照,为袁大爷带来了人气。不大一会儿,小摊便围过一群看热闹的乡邻。年长的试吹猎人唤鸟用的铜哨,小孩把玩陌生的铜锁,妇女感兴趣的是铜勺子。不过,谁也没有掏钱买。见人越聚越多,老人连忙用一根电线,将铜锁、铜哨、铜钥匙等小铜件系在木柜上,嘴里不停地嘀咕:“哪个顺手摸走一个,我几趟的活,就白干了。”


     临近中午,镇上一位爱好收藏的农民,拿来两把打不开的铜锁,请袁师傅修。老人接过铜锁,仔细打量一番,决定先锉掉锁芯的焊点,再用顶锥敲松锁芯,最后配钥匙。当方案得到顾客许可后,他便小心翼翼地开锉,轻轻地敲打。袁大爷年岁高,眼神不太好,手脚也不怎么灵便,动作显得迟缓而犹豫。此时,围观的街坊陆续过来帮忙,或出主意,或打下手。锁很结实,锉敲不能解决根本问题,久锉会破坏原貌,猛敲会砸乱构造,精致的铜锁就失去了收藏的价值。近一个小时的折腾,锁芯丝毫未动,老人只得对顾客尴尬一笑:“如果不是收藏的锁,我还是有办法,那就是砸乱,重来。”送修锁的客人还未等袁师傅说完,抢回铜锁,一转身,走了。(本文整理于搜狐读书,作者:梁平 出版社:南海出版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