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后的老手艺——翻砂

发布日期:2017-07-07  浏览次数:295

  盘塘是桃源县的一个丘陵小镇,逢集过节,四面八方的乡民便集聚过来,即便是寒冷的冬季,也照样热闹非凡。


  我在小镇集市的街尾僻静处,找到了铝制品翻砂的刘汉章师傅。老人今年六十七岁,十八岁随师傅学翻砂手艺,已经五十年。手艺附身,五十年从未间断过翻砂铸铝。


  赶集,是手艺人出卖手艺的主要方式。刘师傅的家在盘塘镇的青草岗,离集镇不远。只要天气晴朗,老人就会骑上自行车赶过来,寻个合适的地方,模具、模样、铝料、煤炉、风箱、其他铸造工具,铺满一地。有时,邻近乡镇开集,刘师傅也会去碰碰运气,凑凑热闹,多少能弄点钱。


  老人很忙,几乎没有什么时间理会我的拍摄,也不怎么回答我的问话。即使生意清冷,他也在不停地烧铝、翻砂、浇铸、锉磨,一堆破乱的旧铝具,摇身一变,便成崭新的盆、瓢、锅、铲、勺,以及小炉灶等日常生活用品。刘师傅告诉我,没有生意时,什么货品都得准备点。有些人是将家里的旧铝器拿来加工,熔化重新浇铸;有相当部分乡亲还是买现成的制品,他们来了交钱、提货走人,如果顾客要的东西没有,生意也就走了。


  铝制品翻砂的工具简单,工序也不复杂。先用筛细的冷河沙,压进要铸造的盆或瓢的样模里,小心而迅速地翻转过来,平放到一个比脸盆稍大的模具底盘中,盖上模具顶盘,装满沙,使劲地压实,并用小木棍插留一个浇灌口。翻开模具顶盖,取出样模,就可以用已经熔化的铝液浇铸了。铸造好的铝器冷却后,锯锉掉周边多余的或不规整的部分,稍微打磨,一个亮白的铝制日用品便做成了。


  这几道工序,这些动作,对于翻砂五十年的刘师傅,实在应该驾轻就熟。可是,岁月不饶人,年近古稀的老人,要应付如此抢火候的工序,还是有些手忙脚乱,力不从心。一个上午,四次翻砂,他竟有两次浇铸不成功。对此,老人尴尬地一笑:“没有个人打下手,忙不过来。”我问老人,“为什么不带个徒弟,一来,手艺有个传承,二来,做事也有个帮手。”他没有立即回答我的疑问,只顾翻动手里的沙子,捏拿感受沙的温度与湿度。半晌,老人才出声:“你看集市上,有几个年轻人?他们都到城里打工赚大钱去了,谁还学这手艺?又脏又累还不赚钱,夏天,烧炉子热得死,冬天,手拌沙冻得死。”


  最后的老手艺——翻砂


  上午三个多小时,老人忙碌的身影移动在模具、风箱与火炉间,丝毫没有停歇。小摊,除了几个拉扯家常的街坊,就没有谁停下脚步。偶尔,三两个路过的老乡,瞟一眼,问一声,也匆匆离去。生意的冷清,刘师傅早已习以为常。现在人们不怎么用铝器这类家什,满街的铁锅、陶碗、瓷勺、不锈钢铲和塑料制品,五颜六色,琳琅满目,既实用又漂亮还便宜。


  要离开老人的小摊时,我想买件东西带回,可怎么也选不到合适的。刘师傅看出我的心思,憨厚地一笑:“你们城里人,这些都用不上,喜欢的话,下次来给你铸个什么小玩意儿。”说完,他弯腰按下了风箱电动机的开关,一股呛鼻的煤烟扑面而来,并迅速积聚成一团,在我的头顶盘旋。


  回家时,天阴沉下来,我不知道那金黄的朝阳是什么时候隐退的。只有风还微微地吹,疲惫的白杨,乱了阵脚,摇摆着最后几片黄叶。稻田安静了。窗外,冬日的肃穆,随车的前行,缓缓拉伸、延展。 (本文整理于搜狐读书,作者:梁平 出版社:南海出版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