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经

发布日期:2017-07-07  浏览次数:461

《诗经》:又称“诗”或“诗三百”,是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。


它收录自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大约500多年的诗歌(前11世纪至前6世纪),另有6篇有题目无内容,称为笙诗。


内容


包含体裁“风”“雅”“颂”和修辞手法“赋”“比”“兴”,合称《诗经》的“六义”


体裁


风、雅、颂,是诗经的体裁,也是诗经作品分类的主要依据。


《风》包括了十五个地方的民歌,包括今天山西、陕西、河南、河北、山东一些地方(齐、韩、赵、魏、秦),大部分是黄河流域的民间乐歌,多半是经过润色后的民间歌谣叫“十五国风”,有160篇, 是《诗经》中的核心内容。“风”的意思是土风、风谣。


(十五国风:周南、召南、邶[bèi]、鄘[yōng]、卫、王、郑、齐、魏、唐、秦、陈、桧[kuài]、曹、豳[bīn])


《雅》分为《小雅》(74篇)和《大雅》(31篇),是宫廷乐歌,共105篇。


《颂》包括《周颂》(31篇),《鲁颂》(4篇),和《商颂》(5篇),是宗庙用于祭祀的乐歌和舞歌,共40篇。“雅”是正声雅乐,即贵族享宴或诸侯朝会时的乐歌,按音乐的布局又分“大雅”、“小雅”,有诗105篇,其中大雅31篇,小雅74篇,大雅多为宴饮所作,小雅多为个人抒怀。固然多半是贵族的作品,但小雅中也不少类似风谣的劳人思辞,如黄鸟、我行其野、谷风、何草不黄等。其实周代贵族也是参与劳作的,所以学界一般认为《雅》大部分为贵族作品。


“颂”是祭祀乐歌,分“周颂”31篇、“鲁颂”4篇、“商颂”5篇,共40篇。本是祭祀时颂神或颂祖先的乐歌,但鲁颂四篇,全是颂美活着的鲁僖公,商颂中也有阿谀时君的诗。



风篇


1.衡门之下,可以栖迟。泌之扬扬,可以乐饥。《诗经·陈风·衡门》


译:陈国城门的下方,游玩休息很理想;泌丘泉水淌啊淌,清流也可充饥肠。


2.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,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《诗经·国风·周南·关雎》


译:雎鸠关关相对唱,双栖河里小岛上。文静美丽的好姑娘,让我时刻放心上。


3.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《诗经·国风·秦风·蒹葭》


译:河边芦苇青苍苍,秋深露水结成霜。意中人儿在何处?在那河的那一旁。


4.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《诗经·国风·周南·桃夭》


译:桃树蓓蕾缀满枝杈,鲜艳明丽一树桃花。


5.手如柔荑,肤如凝脂,领如蝤蛴,齿如瓠犀,螓首蛾眉。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《诗经·国风·卫风·硕人》


译:手指纤纤如嫩荑,皮肤白皙如凝脂,美丽脖颈像蝤蛴,牙如瓠籽白又齐,额头方正眉弯细。微微一笑酒 窝妙,美目顾盼眼波俏。


6.知我者,谓我心忧。不知我者,谓我何求。悠悠苍天,此何人哉? 《诗经·国风·王风·黍离》


译:了解我的人,能说出我心中忧愁;不了解我的人,以为我有什么要求。高远的苍天啊,这(了解我的)人是谁?


7.风雨如晦,鸡鸣不已。既见君子,云胡不喜?《诗经·国风·郑风·风雨》


译:风雨天气阴又冷,雄鸡喔喔报五更。丈夫已经归家来,我心哪能不安宁?


8.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《诗经·国风·郑风·子衿》


译:你的衣领色青青,我心惦记总不停。


9.有匪君子,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。《诗经·国风·卫风·淇奥》


译:美君子文采风流,似象牙经过切磋,如美玉经过琢磨。


10.投我以木桃,报之以琼瑶。匪报也,永以为好也。《诗经·国风·卫风·木瓜》


译:送我一只大木瓜,我以美玉来报答。不仅仅是为报答,表示永远爱着她。(注:风诗中,男女定情后,男多以美玉赠女。)


11.死生契阔(qì kuò)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 《诗经·国风·邶风·击鼓》


译:生生死死离离合合,(无论如何)我与你说过。与你的双手交相执握,伴着你一起垂垂老去。


12.月出皎兮,佼人僚兮。《诗经·国风·陈风·月出》


译:月亮出来亮皎皎,月下美人更俊俏。


13.硕鼠硕鼠,无食我黍。三岁贯汝,莫我肯顾,逝将去汝,适彼乐土。《诗经·国风·魏风·硕鼠》


译:大老鼠啊大老鼠,别再吃我种的黍。多年辛苦养活你,我的生活你不顾。发誓从此离开你,到那理想的新乐土。(这里把剥削阶级比作老鼠)


14.式微式微,胡不归! 《诗经·国风·邶风·式微》


译:天渐渐黑了,为什么不回去呢?


15.交交黄鸟,止于桑。《诗经·国风·秦风·黄鸟》


译:黄雀叽叽,飞来桑树上。


16.彼采萧兮,一日不见,如三秋兮。《诗经·国风·王风·采葛》


译:采蒿的姑娘,一天看不见,犹似三季长。


17.绸缪束薪,三星在天。今夕何夕,见此良人。子兮子兮,如此良人何。《诗经·国风·唐风·绸缪》


译:把柴草捆得更紧些吧,那三星高高的挂在天上。今天是个什么样的日子呀?让我看见如此好的人呀。你呀你呀,你这样的好,让我该怎么办呀?


18.匪汝之为美,美人之贻。《诗经·国风·邶风·静女》


译:不是认为荑美丽,因是美人的赠贻。


19.人而无仪,不死何为。《诗经·鄘风·相鼠》


译:为人却没有道德, 不死还有什么意思。


20.心之忧矣,如匪浣衣。静言思之,不能奋飞。《诗经·国风·邶风·柏舟》


译:心中的幽怨抹不掉,好像没洗的脏衣裳。静下心来思前想,只埋怨飞无翅膀。


21.汉之广矣,不可泳思。江之永矣,不可方思。《诗经·国风·周南·汉广》


译:汉水滔滔深又阔,水阔游泳力不接。汉水汤汤长又长,纵有木排渡不得。


雅篇


1.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《诗经·小雅·采薇》


译:当初离家出征远方,杨柳飘扬春风荡。如今归来路途中,雪花纷飞漫天扬。


2.它山之石,可以攻玉。《诗经·小雅·鹤鸣》


译:别的山上的石头,能够用来琢磨玉器


3.靡不有初,鲜克有终。《诗经·大雅·荡》


译:没有不能善始的,(只)可惜很少有能善终的。 事情都有个开头,但很少能到终了。


4.秩秩斯干,幽幽南山《小雅·鸿雁·斯干》


译:溪涧之水蜿蜒流淌,南山景致青翠幽深。


5.皎皎白驹,在彼空谷,生刍一束,其人如玉。《诗经·小雅·白驹》


译:皎洁的白色骏马,在空寂的山谷 。它咀嚼着一捆青草,那人如玉般美好 。


6.文王曰咨,咨女殷商。人亦有言:颠沛之揭,枝叶未有害,本实先拨。殷鉴不远,在夏后之世。《诗经·大雅·荡》


译:文王开口叹声长,叹你殷商末代王!古人有话不可忘:"大树拔倒根出土,枝叶虽然暂不伤,树根已坏难久长。"殷商镜子并不远,应知夏桀啥下场。


7.战战兢兢,如临深渊,如履薄冰。《诗经·小雅·小旻》


译:面对政局我战兢,就像面临深深渊,就像脚踏薄薄冰。


8.呦呦鹿鸣,食野之苹。我有嘉宾,鼓瑟吹笙。《诗经·小雅·鹿鸣》


译:野鹿呦呦叫着呼唤同伴,在那野外吃艾蒿。我有许多好的宾客,鼓瑟吹笙邀请他。


9.兄弟阋于墙,外御其侮。《诗经·小雅·鹿鸣之什·常棣》


译:兄弟在家内相争,对外抗御他们的欺辱。


10.如月之恒,如日之升,如南山之寿,不骞不崩,如松柏之茂,无不尔或承。《诗经·小雅·鹿鸣之什·天保》


译:好比天上上弦月,好比太阳正高升,好比南山寿命长,不会亏蚀不会崩,好比松柏一样茂盛,没有不可你继承。


11.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莫非王臣,大夫不均我从事独贤。《诗经·小雅·北山之什·北山》


译:广大的天下,没有不是王者的疆土。沿着土地到海滨,没有不是王者的臣子,大夫派劳役不均匀,我做的事独自艰辛。


颂篇


1.我姑酌彼兕觥,维以不永伤。《诗经·周南·卷耳》


译:让我姑且饮酒作乐吧,只有这样才不会永远伤悲。


2.江有汜,之子归,不我以。不我以,其后也悔。《诗经·召南·江有汜》


译:江水长长有支流,新人嫁来分两头,你不要我使人愁。今日虽然不要我,将来后悔又来求。


名篇


国风·周南·关雎


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


参差荇菜,左右流之。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。


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。悠哉悠哉,辗转反侧。


参差荇菜,左右采之。窈窕淑女,琴瑟友之。


参差荇菜,左右芼之。窈窕淑女,钟鼓乐之。


国风·秦风·蒹葭


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


溯洄从之,道阻且长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央。


蒹葭萋萋,白露未晞。所谓伊人,在水之湄。


溯洄从之,道阻且跻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坻。


蒹葭采采,白露未已。所谓伊人,在水之涘。


溯洄从之,道阻且右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沚。


国风·邶风·击鼓


击鼓其镗,踊跃用兵。土国城漕,我独南行。


从孙子仲,平陈与宋。不我以归,忧心有忡。


爰居爰处?爰丧其马?于以求之?于林之下。


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
于嗟阔兮,不我活兮。于嗟洵兮,不我信兮。


国风·卫风·木瓜


投我以木瓜,报之以琼琚。匪报也,永以为好也。


投我以木桃,报之以琼瑶。匪报也,永以为好也。


投我以木李,报之以琼玖。匪报也,永以为好也。


国风·卫风·氓


氓之蚩蚩,抱布贸丝。匪来贸丝,来即我谋。 送子涉淇,至于顿丘。匪我愆期,子无良媒。 将子无怒,秋以为期。


乘彼垝垣,以望复关。 不见复关,泣涕涟涟。既见复关,载笑载言。 尔卜尔筮,体无咎言。以尔车来,以我贿迁。


桑之未落,其叶沃若。于嗟鸠兮,无食桑葚。于嗟女兮,无与士耽。 士之耽兮,犹可说也;女之耽兮,不可说也!


桑之落矣,其黄而陨。自我徂尔,三岁食贫。淇水汤汤,渐车帷裳。女也不爽,士贰其行。 士也罔极,二三其德。


三岁为妇,靡室劳矣。夙兴夜寐,靡有朝矣。言既遂矣,至于暴矣。 兄弟不知,咥其笑矣。静言思之,躬自悼矣。


及尔偕老,老使我怨。淇则有岸,隰则有泮。 总角之宴,言笑晏晏。信誓旦旦,不思其反。 反是不思,亦已焉哉!


国风·魏风·硕鼠


硕鼠硕鼠,无食我黍!三岁贯女,莫我肯顾。逝将去女,适彼乐土。乐土乐土,爰得我所。


硕鼠硕鼠, 无食我麦!三岁贯女,莫我肯德。逝将去女,适彼乐国。乐国乐国,爰得我值。


硕鼠硕鼠,无食我苗!三岁贯女,莫我肯劳。逝将去女,适彼乐郊。乐郊乐郊,谁之永号?


小雅·鹿鸣之什·采薇


采薇采薇,薇亦作止。曰归曰归,岁亦莫止。靡室靡家,玁狁之故。不遑启居,玁狁之故。


采薇采薇,薇亦柔止。曰归曰归,心亦忧止。忧心烈烈,载饥载渴。我戍未定,靡使归聘。


采薇采薇,薇亦刚止。曰归曰归,岁亦阳止。王事靡盬,不遑启处。忧心孔疚,我行不来!


彼尔维何?维常之华。彼路斯何?君子之车。戎车既驾,四牡业业。岂敢定居?一月三捷。


驾彼四牡,四牡骙骙。君子所依,小人所腓。四牡翼翼,象弭鱼服。岂不日戒?玁狁孔棘!


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行道迟迟,载渴载饥。我心伤悲,莫知我哀!


国风·周南·桃之夭夭


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。


桃之夭夭,有蕡其实。之子于归,宜其家室。


桃之夭夭,其叶蓁蓁。之子于归,宜其家人。



评价:


孔子:对于《诗经》的思想内容,他说“诗三百,一言以蔽之,思无邪”。对于它的特点,则“温柔敦厚,诗教也”(即以为诗经使人读后有澄清心灵的功效,作为教化的工具实为最佳良策)。孔子甚至说“不学诗,无以言”,并常用《诗》来教育自己的弟子。显示出《诗经》对中国古代文学的深刻影响。诗的作用:“小子何莫学夫诗?诗可以兴,可以观,可以群,可以怨,迩之事父,远之事君,多识鸟兽草术之名。”


孟子:孟子论诗,谓“说诗者不以问害辞,不以辞害志,以意逆志,是为得之”,“颂其诗,读其书,不知其人可乎?是以论其世也”。


司马迁:《太史公自序》中两次提到《诗经》。一次是与上大夫壶遂讨论孔子续《春秋》之精神时:《易》著天地阴阳四时五行,故长于变;《礼》纲纪人伦,故长于行;《书》记先王之事,故长于政;《诗》记山川溪谷、禽兽草木、牝牡雌雄,故长于风;《乐》乐所以立,故长于和;。第二次就是很有影响的论“发愤著书”'《诗三百篇》大抵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。'


董仲舒:“诗无达诂”正是此人作为理论明确提出来的。原话是“所闻‘诗无达诂,易无达占,春秋无达辞,从变从义,而一以奉人。’”


梁启超:“现存先秦古籍,真赝杂糅,几乎无一书无问题,其真金美玉,字字可信者,《诗经》其首也。”


鲁迅:根据《风》《雅》《颂》三部分的实际内容,认为《诗经》是“中国最古的诗选”,“以性质言,风者,闾巷之情诗;雅者,朝廷之乐歌;颂者,宗庙之乐歌也。”